——武汉“二七“大桥融冰、防冰试验成果现场交流会

国庆节刚过,10月10日日下午,中铁大桥设计院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刘汉顺,中铁桥隧技术(南京)公司党委书记孙英杰,武汉市城市公共事业运营公司王杜荣、肖晨莅临科莱斯北京总部,公司董事长贾开明、总经理饶军、总工程师王永新、工程师张超参与接待和技术交流。

武汉“二七“大桥2011年正式通车运行,近年来,每到冬季,由于低温导致大桥斜拉索结冰、落冰,对于桥面行驶车辆造成严重威胁、形成重大公共安全隐患,武汉市政府高度重视,要求管理部门必须拿出切实可行解决办法。武汉城市公共运营公司积极寻找各种解决办法,但一直效果不理想,今年以来,了解到科莱斯的电伴热技术,主动联系科莱斯总工程师王永新现场察看并和对方技术交流,拿出了初步解决方案,为了验证此方案的实际效果,科莱斯公司组织专门攻关领导组,制定详细的试验模拟方案,通过一个月试验,取得初步成效,本次考察的目的是现场交流、验证。

刘总一行首先实地查看科莱斯专项模拟“二七“大桥结冰、融冰试验现场,面对真实、形象的试验场景,各种记录详细的试验数据,双方现场交流、探讨,气氛热烈,随后,刘总一行参观了科莱斯油服模拟沙盘、国内最大的油(气)管道电伴热工程实验室,饶军总经理详细介绍了科莱斯六大核心技术,电伴热实验室取得的海量试验数据。

随后,双方在民银国际控股集团会议室进行室内座谈交流,中铁大桥局设计集团播放宣传片,大家了解到大桥局设计院作为世界顶级设计单位的宏伟业绩、雄厚实力!饶军总经理详细介绍本次大桥专项融冰试验的理论依据、试验设计方案、过程、结果数据,对比了几种方案的优缺点,通过详实的数据对比,科莱斯的电伴热融冰、防冰方案具有明显的技术、成本、操作优势!刘总一行非常满意,认为科莱斯公司态度严谨、方法科学、成果明显!为大桥融冰、防冰提供了科学、可靠的解决办法,考察方收获满满、不虚此行!

    最后,贾开明董事长带领刘总一行参观了民银国际控股集团投资案例展览室,面对

民营国际控股集团投资的国内外知名企业成功案例,刘总一行全面了解到民银国际控股集团作为一家低调、务实的民营投资集团,通过自身努力,为国家、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也实现了自身价值,是民营企业的楷模。

英买油气开发部成功投用油田首套

19.05毫米电感应加热消防蜡装置

科莱斯深耕电磁感应加热二十年,形成独有六大核心技术,为我国油气开采解决诸多实际难题!经过半年多的技术答疑、交流,库尔勒油田专家们对于科莱斯的技术有了全面了解,在双方共同努力下,顺利完成第一口井施工,达到并超过预期效果。

9月13日,英买7-15H井口温度从24摄氏度上涨到35摄氏度,标准塔里木油田第一套19.05毫米电感应加热清防蜡装置成功投用。

英买7-15H是塔北隆起英买7断裂构造带上的一口油井,日产液40吨,含蜡量18.5%,析蜡点29.5摄氏度,进口温度24摄氏度。该井结蜡严重,两天一次机械清蜡维持生产,清蜡作业风险高,劳动强度大。电感应加热清防蜡技术,替代传统的机械清蜡,安装后长周期运行,自动控制,无人值守,有效降低高频次清蜡的作业风险。

电感就加热清防蜡技术,以产出油气物性测定结果和井口压力为依据,析蜡温度为基点,通过计算得出析蜡深度。在等于或大于生产管柱的析蜡深度处以上至井口,注入连续复合铠装加热T缆,在电感就、趋肤效应和邻近效应的作用下,使悬挂于油管内加热T缆整体均匀发热,对生产管柱肉的流体加热,实现油气在举升过程的清防蜡目的。电感应加热清防蜡装置,主要包括T缆悬挂器、KTC配电控制系统和符合连续加热T缆。

英买7-15H井在电感应加热清防蜡装置安装过程中,不停产施工,作业风险大,时间要求紧,技术人员提前介入,严密组织各项工序。施工前,对施工工序、存在的风险及相应的应急预案进行逐一推演,做好十足准备;施工过程中,严格按照设计执行,控制注缆速度,密切注意下放负荷变化,高质量做好井口电缆悬挂及线路连接,顺利完成安装作业。为确保电感应加热清防蜡装置投用后正常运行,英买油气开发部安排厂家对装置进行调试后,对英买油气开发部相关人员进行了操作培训,并对注意事项详细解释说明,解答相关问题。

电感应加热清防蜡技术。替代机械清蜡,有效降低高频次清蜡的作业风险,且热效率高,清防蜡彻底,是提增效的一项有力措施,同时也为塔里木油田清防蜡技术武器库新增了一款利器。

今年以来,受新冠防疫情和国际油价影响,科莱斯墨西哥项目一度陷入停滞阶段,国庆假期前,Keies USA  LLC获知对方正在将一家西班牙公司的MI电伴热技术方案和科莱斯的电磁感应加热技术方案进行对比,我们认真研究对方的技术,通过分析对比,我们认为科莱斯的技术在实际效果、安全可靠、性价比等方面具有非常明显优势,为此,假日期间公司高层和Keies USA  LLC美国公司的技术专家多次网络会议讨论,积极和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相关人员沟通!

基于我们对科莱斯技术的自信,重新提出风险承包的合作模式,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倍感兴趣,目前正在进一步商谈合作细节,期望通过双方的共同能力,让科莱斯的技术早日走出国门、服务世界!

YD704H油井采出液析蜡严重,易造成结蜡堵塞管道,以前采用井口电加热器方式为采出液升温,保证管线内温度高于析蜡温度,但管线内介质受环境温度、管道保温渗水、流量变化以及井底上返蜡多个因素影响,效果不佳。本井已有一条旧管线因加热不及时造成管线蜡堵,为此又新建一条1.14km玻璃钢管线代替旧管线输送,增加投入且严重影响生产时率。
2019、12月4-6号,塔里木油田果断采取科莱斯公司K-SG系统钢铠发热方案,长度与管线等长1140米,为管线全程维温伴热,不消耗多余电量。自12月7日投入试验性生产,运营正常,经过一个月的对比试验,节能效果达到近60%,受到油田业主方高度肯定!

施工图片:
截屏2020-01-2109.07.54

系统运行对比:
截屏2020-01-2109.08.10

2019年8月20日上午,科莱斯首席专家王永新,带领李军、刘艳娣2名工程师,赶赴千里之外的新疆克拉玛依。对J208井和克83井作业区实地勘探,现场计算;业主方积极响应、默契配合;做了细致、充分的下井前准备工作。

通过对第一口油井注入的总结和分析,王总会同大家进行了充分细致的施工准备,带领李军、刘艳娣两名工程师,冒着炎炎烈日、蚊虫叮咬,前后组织了多次下井前的现场演练;两名工程师不负众望,对技术要求、操作要领、施工程序,做到思路清晰、胸有成竹,都可独立完成任务。

经过2天的设备搬迁和组装调试。历经10个小时的连续奋战,电缆注入深度达1200米,8月25号下午17点,J208井和克83两口井的加热电缆成功注入井下,顺利完成本次合同任务。

     功夫不负有心人!科莱斯跟踪乌干达东非输油管网电伴热项目长达6年时间,该项目跨越三个国家:乌干达、肯尼亚、坦桑尼亚,长度1538公里,是目前全球在建最长、投入最大的输油管网建设项目(总投资超百亿元)。科莱斯

会同安东油服集团发挥各自优势、强强联合,决定联合投标。自去年10份起,双方成立专门工作组,准备各类投标资料,经过严格的初步筛选,7月30号,正式接到项目组邀请函,邀请我们联合体参与投标。

接到通知后,科莱斯和安东油服集团立即成立临时领导组,抽调专人进驻科莱斯公司,集中办公,双方组织各类专业、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全力以赴。贾开明董事长提出了:强强联合、精雕细琢、舍我其谁、势在必夺的奋斗目标!公司上下进入了紧张、有序的战时状态。

此项目是全球输油管网建设的标杆项目,如果中标,在科莱斯的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科莱斯进军南美国际市场
            ----厄瓜多尔项目设备起运
 
厄瓜多尔是南美重要产油国家,中国石油等央企布局已久,科莱斯会同安东石油集团共同开拓南美市场,首批电加热清防腊项目合同于2019年初正式签订,经过紧张筹备,首批设备正式起运。6月10日上午9时左右,在科莱斯北京装备仓库现场,饶军总经理亲自指挥调度,会同安东油服集团调运人员,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对照设备目录,逐一筛查装车。由于设备体型较大,形状不一,大家献言献策,有条不秩地对设备进行拆卸、起调、打包整固,集装箱内合理摆放,安全运往天津港。
本项目是科莱斯专有技术首次进入南美市场,标志意义重大,顺利实施以后,将会现成良好的连锁反应,为科莱斯打开广阔的国际市场空间奠定基础!

The absolute length of the process tube has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K-Series tracing system because the power of the K-Series system is constant. When the process line is too long or too short, it will cause a change in the power of the K-Series system. The K series system has a certain limit on the power adjustment. If the adjustment coefficient exceeds the system limit value, the system may have too high temperature, or the temperature is not enough, or even not start. Therefore, the more precise the process length of the K series system before and after design, it will be better to the system effect.